华晨中国意外公开困境 高管高位集体抛售

没有人能想到,华晨汽车 以这样的方式公开困境。

  2011年底至2012年初,以华晨中国(01114.HK)主席吴小安、行政总裁祁玉民及非执行董事雷晓阳为首的高管们,开始上演了一轮盛大的抛售潮。这头刚刚披露完行使股票期权的信息,那头就近半个亿的抛股信息。

  高管们很聪明,他们减持得似乎正当时。华晨中国的股价已经处于14年以来历史高位区域。这可真是千载难逢的好时机。

  但外界的疑惑也接踵而来。华晨中国怎么了?华晨汽车集团怎么了?

  高管两“忙” 行权忙、抛售忙

  我们且看几组数据!

  第一组数据——减持数据

  来自港交所的高管持股变动数据显示,1月份华晨中国(01114.HK)主席吴小安、行政总裁祁玉民及非执行董事雷晓阳,集体减持684万股,约套现6130万港元(折合人民币约4989万元)。其中,1月11至13日,三高管以每股9.055港元至9.132港元,共减持562.6万股,约套现5107.5万港元。

  在1月11日至13日的抛售中,吴小安、祁玉民可谓坚决。吴小安分三次、共抛售225万股,套现约2043万港元。行政总裁祁玉民则在1月11日至12日,以每股平均价9.055港元至9.132港元的价格,共计减持327.6万股,套现约2974万港元;非执董雷晓阳亦於1月11日,以每股平均价9.05港元,减持10万股,套现90.5万港元。

  这或许是三大高管最齐心协力的一次抛售。此前吴小安也曾单独行动过。2011年6月24日,吴小安曾抛售280万股,平均价为7.921港元,套现约2220万港元。

  第二组数据——行权数据

  当这些高管们“不约而同”抛售华晨中国股票时,华晨中国股票期权行权数不断提高。

  2012年1月8500万股的股票期权。这笔期权是2008年11月11日授予的,行权价为0.438港元。

  2011年12月行使1100万股的股票期权。这笔期权是2008年11月11日授予的,行权价为0.438港元。

  行权者和抛售者,是否同一群人?明眼人自有分晓。

  华晨怎么了?

  没有人比企业高管更了解公司现状。因此,当华晨中国高管决绝抛售时,资本市场开始怀疑华里汽车的未来,华晨汽车股价开始在高位震荡。

  是什么导致了高管们义无反顾地兑出股权?

  第一,按照惯例,这源自于对华晨汽车集团甚至华晨中国未来的不看好。

  有消息,外行管理内行,正在影响华晨汽车集团未来的发展。比如,辽宁省政府希望华晨汽车做大专用车;而华晨汽车高管明知这笔投资是“肉包子打狗、有去难回”,但不得不授意而行。

  此外,华晨汽车集团还面临更多问题。尤其是自主品牌做大做强。在资金有限的情况下,华晨汽车集团本应更加注于自主品牌轿车,但近年来由于专用车等其他项目分走了本已紧张的资金,华晨汽车中华轿车发展乏力。

  第二,这确实是一个减持华晨中国的大好时机。华晨中国正处于历史最高点附近。

  1999年,华晨中国在香港上市,但多年来一直挣扎在生死线上。最低价一度跌至0.058港元。而2011年成为华晨中国最风光之年。尽管其他车企股价一路下跌,华晨中国在香港的股价一路飙升,继2010年狂涨170%后,2011年继续大涨40%以上,股价最高登上10港元大关,最高价为10.7港元。

 
  历史高位区域,和一个发展模糊、甚至没有更多希望的华晨中国。在这样一个天平上,高管们如何秤自己的未来?这一切,已经由三大高管的集体抛售作答了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